木头人和稻草人

原标题:木头人和稻草人

木头人和稻草人

李畅(29岁)北京师范大学蚌埠附属学校教师

天正在下雨,木头人艰难地从泥里拔着脚,想找一个地方避雨。前面有一个黑乎乎的身影,似乎也陷入泥里。

是一个稻草人,她早就被淋湿了。木头人将稻草人拔起来,背着她一步一步向小木屋走去。到小木屋,坐了一夜。天亮了,听见茂盛的太阳光叫醒树叶和露珠。他们便走出屋子,晒着太阳。

“昨天,谢谢你。”稻草人对着木头人说。

“不用谢。”木头人憨憨地笑了,稻草人也笑了。

阳光非常温柔,带走了泥土里的水。

“糟了,泥土都干了我怎么站到土里去?”稻草人蹦着向她看护的那块稻田奔去。不一会儿就到了,用力向上一蹦,又用力向下一沉,就把腿陷进了泥土里。她回来得非常及时,刚好赶走一群要落下吃稻谷的麻雀。她跳起来用的力气太大了,让她的腿断了一样疼。

木头人弯着腰,扶着腿,气喘吁吁地停在稻草人面前。稻草人急忙在木头人直起腰前把疼出眼眶的泪水擦去。

“你跑得也太快了,你的腿没事吧?我昨天看下半截已经有些发黑了。”

“没事,你看我赶走了一群麻雀。”

“你真厉害。”木头人开心地笑了。

他们的笑声吹过每一根稻田,让每一只想要落下来吃稻谷的麻雀都远远飞走了。

每天风轻轻地吹过稻田,露珠轻轻地停在叶尖。稻草人一直站在地头守护着稻田。木头人奔跑在窄窄的小路上守护稻田。

“很久没有下雨了,这些禾苗都快渴死了。”稻草人不断望着天上。

“可是下雨了,你的腿怎么办?”木头人不想下雨。他害怕再下雨稻草人的腿真的就会被泡断的。

“不下雨怎么行呢!你看看这些禾苗,本来都应该长大的,现在都枯黄了。”稻草人很着急。

终于,稻草人心心念念的祈盼唤来了风,风又吹来了乌云。眼看着雨就要落下来了。

“我们去小木屋吧!”稻草人想要从泥土里拔出腿。木头人连忙去扶着她。

“咔嚓!”闪电打亮了半边天。稻草人终于在木头人帮助下跳出了泥坑,她挽住木头人的胳膊,他们在雨势大起来之前进了小木屋。

一场大雨让禾苗喝饱了水,个个昂首挺胸不断地向上生长,仿佛在向稻草人和木头人说谢谢。

雨停了,稻草人蹦着回到稻田。木头人看着稻草人发黑沾着霉点的腿慢慢跟在后头。

夜里,木头人睡着了。稻草人慢慢弯下腰揉着腿。

咔嚓,咔嚓,咔嚓……

稻草人听见了她熟悉的声音,是老鼠又在啃禾苗根。木头人睡着了。她不想吵醒他。

稻草人突然向上一拔,土地好像有点松动。稻草人不断向上拔出自己,腿好像有点疼,她又用力向上一拽却一下子扑倒在地上,“咔嚓!”她又听见了这个声音。她立刻爬起来,以为这声咔嚓又是老鼠在咬禾苗。稻草人跌跌撞撞地往前蹦,眼看着就要到了那株禾苗跟前,腿却抽了筋一样把她晃倒在地上,老鼠被吓跑了,稻草人却疼得晕过去。

清晨,太阳并没有照常出现,木头人醒了却没有看见稻草人,他急忙四处寻找,看见稻草人趴在禾苗里。

“你的腿!”木头人低声惊呼,跪坐在稻草人旁边。

稻草人的腿断了,那一截发黑发霉的地方断开了,现在她的腿像锯齿一样。

木头人不忍心把稻草人喊醒,他害怕稻草人看见自己的腿断了。木头人决定把稻草人的腿修好。他忍痛卸下了自己的一只手臂,装在了稻草人的腿上。

乌云愈来愈沉了,雨就藏在后面。

木头人又卸下了自己的腿,做成长杆。雨丝云一样飘下来,木头人继续拆着自己,他把背、肚子全都拆开了,做成了一把伞。

啪嗒、啪嗒,雨滴在稻草人的脸上,把疼晕的稻草人砸醒。

“又要下雨了。木头人,木头人,你赶紧去小木屋避雨。”稻草人一边站起来一边朝稻田那头喊。“腿怎么不疼了?”她低头一看,腿被包好了。她也看见了木头人。

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稻草人看见了变成伞的木头人。

“快要下雨了,你赶紧把我装在木杆上。”木头人忍着疼咧开一个笑容。

雨掉下来,夹着稻草人的泪滴。

稻草人颤颤悠悠地拿起木头人伞,装在了木杆上。

“再下雨你就不会被淋湿了。”木头人欣慰地笑了。

稻草人想笑却还在哭,雨落了下来,木头人挡着雨。

李畅(29岁)北京师范大学蚌埠附属学校教师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2020年08月03日 07 版



推荐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