恋爱课有用!但教什么怎么教才是关键



作者:澎湃新闻 吕京笏

我的一个朋友,最近很失落。半个月前,他跟女朋友分手了。什么原因?他也说不出来,只能模糊地归结于“沟通有问题”,明明都很用心,但还是再三吵架、闹矛盾,最后不欢而散。“遗憾”,成了他这段时间的口头禅。

渴望恋爱,却不知道如何恋爱,大概是大学校园里的常态了。即便身处优秀生扎堆的名校,我也听闻过太多“始于甜蜜,然后就没有了然后”的案例。有人统计过,各个年龄段的恋爱中,大学时期的恋爱,最容易以失败收场。一些大学生开始佛系,专注于在别人秀恩爱时“吃柠檬”,或者吐槽父母“上学时不让谈恋爱,毕了业就催婚”。

“柠檬精”的酸,和吐槽的爽,终究解决不了问题。单靠两个年轻人初见时的怦然心动,相约上课的陪伴,深夜自习室递上的一杯热咖啡……这些“象牙塔爱情”独有的纯粹,似乎也不能为恋爱持久保鲜。

说到底,还是“年轻惹的祸”吧?20岁出头,青春阳光,可还没成熟到足以处理好一段亲密关系。何况,我们一直缺少这种教育。

诚然,你可以说,恋爱时,只要双方都认真以对、真心付出了,不管最后在不在一起,都是一种体验和收获。但正如苏格拉底说的,“不自省的人生不足以度”。学会基本的恋爱知识,不仅是为了争取眼前恋爱的圆满,也是为了调适自己,以便在真爱到来时增加成功机会。

所以,我对大学开设恋爱课,是举双手赞成的。虽然新闻说的是,88.23%的大学生支持大学开设恋爱课。学生意愿与真正开设课程,还有个过程。但现实的诉求早有迹象:一些学校已开设的恋爱课或讲座场场爆满,社会对大学恋爱课越来越持肯定态度。这些都是一种开明和进步。

真正的问题是,恋爱课该什么上?

注意,我上文说的一个词是“恋爱知识”,不是“恋爱技巧”。知识,侧重的是价值观的构建;技巧,则强调实操中的小窍门、小捷径。我一直老派地觉得,人类爱情的本质,应当是“走心”大于“走脑”的。如果忽视内心对一个人的思念与怜惜,少了与对方在一起的渴望,而太多利与弊的理性分析权衡,那么爱情将失去一大半的魅力。

有位大学老师说过,“谈恋爱”这个词其实不太准确,真正的“恋爱”不是“谈”出来的,而是两个人、两颗心的彼此吸引、靠近、共鸣和珍惜。有网友说,“恋爱不是一门手艺,技巧并不重要”。这些都说明,恋爱课不能成为一种纯粹理性和实用的工具与方法论。让大学生明白什么是恋爱,为什么要认真对待恋爱……这些看似无用,却可以改变人脑中那根“筋”的底层理论知识,是恋爱课首先要讲的。

不过,不刻意强调技巧,不等于否定方法的重要性。如何在一段恋爱中调适自己、善待对方,如何在恋爱出现矛盾时化解危机,如何处理好恋爱与学业的关系,如何在恋爱失败时调整心态、走出阴影,都是有实用的方法的。这些,可以通过后天的学习训练转化为能力。

看得出,恋爱课要传授的方法,已超出了恋爱本身的范畴,宽泛成了社交能力、情感与事业平衡能力、心理调适能力的训练。这也决定了,好的恋爱课,不仅会让大学生在某一阶段、某一领域学到本领,更会让他们学到受用一生的知识。起码,是找到掌握这种知识的入口。

恋爱课也要面向社会,做扫除现实阴霾的引领者。这些年,PUA、“女德班”侵蚀人们的心灵和情感生活,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,也有入侵校园的苗头。恋爱课要以科学、文明的人文色彩打底,避免自身陷入泥淖;也要教会大学生正确识别那些扭曲、腐朽的伪恋爱观和言行,避免学生被误导。

当然,再完美的课,也无法讲透讲明白恋爱,无法保证每一个人都收获美满的爱情。但至少,懂得了它是怎么回事,学会了爱人的能力和被爱的自信后,不论恋爱处于顺境或逆境,我们都不会那么慌,那么手足无措,不会因为一段恋爱的失意,就不再相信爱情。




(责任编辑:杨卉_NQ4978)







推荐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