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媒体热捧的"清官"遭揭生活糜烂 搞权色、钱色交易



【撰文/赵三军】内蒙古自治区纪委监委昨天发布通报称,通辽市委原常委、统战部部长曹文敏被“双开”,通报称其“四个意识”个个皆无,“六项纪律”项项违反,并涉嫌贪污、受贿、巨额财产来源不明、隐瞒境外存款犯罪。大白新闻注意到,曹文敏在担任通辽市委常委、科尔沁区委书记期间,中央和地方媒体对他进行了连篇累牍的美化性报道,把他塑造成一个一身正气、勤政爱民的好干部,而在今年3月9日在任命其为通辽市委常委、统战部长的大会上,曹文敏更是表态要“清清白白做人,干干净净做事”,但10天后他就被宣布审查调查。他也是近年来落马的第四任科尔沁区委书记。

曹文敏在今年3月9日的就职仪式上作表态发言(图片来源于通辽发布)

被批道德败坏、生活糜烂,疫情期间聚赌

内蒙古自治区纪委监委的通报称,曹文敏理想信念丧失、毫无党性,“四个意识”个个皆无,“六项纪律”项项违反,权力观异化,卖官鬻爵、腐化堕落、道德败坏、对党纪国法置若罔闻,严重破坏了当地政治生态。曹文敏无视党的纪律,不守党内规矩,疫情防控期间聚众赌博,订立攻守同盟、对抗组织审查,为黑社会性质组织充当“保护伞”;无视中央八项规定精神,违规使用管理和服务对象车辆,用公款包租接待场所供个人使用,收受礼金;在干部选拔任用过程中收受他人财物,隐瞒不报个人有关事项;违规从事营利性活动,在煤炭领域投资获利,生活糜烂,搞权色、钱色交易,纵容、默许配偶在其管辖地区利用其职权及影响力经商,谋取私利;干预和插手公安机关办案;不注重家风建设,对子女失管失教,社会影响极其恶劣。经济上贪婪无度,甘于被不法商人“围猎”,大搞权钱交易;利用职务上的便利,侵吞公款,中饱私囊。

通报称,曹文敏严重违反政治纪律、组织纪律、廉洁纪律、群众纪律、工作纪律、生活纪律,构成严重职务违法并涉嫌贪污、受贿、巨额财产来源不明、隐瞒境外存款犯罪,且在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、不收手,性质严重,影响恶劣,应予严肃处理。经内蒙古自治区纪委常委会会议研究并报内蒙古自治区党委批准,决定给予曹文敏开除党籍处分,由自治区监委给予其开除公职处分,收缴其违纪违法所得,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。

曾被媒体热捧为一身正气的“好官”

曹文敏1963年2月出生,汉族,通辽市开鲁县人,1983年8月参加工作后,先是在开鲁县家畜改良工作站工作了一年,然后调往开鲁县畜牧局,1987年11月起,历任开鲁县兽医工作站副站长、三棵树乡乡长、县畜牧工商开发服务中心主任、北清河工委书记、开鲁县畜牧局局长、副县长、霍林郭勒市副市长、通辽市粮食局局长、市交通局局长、扎鲁特旗委书记等职,2015年5月任通辽市副市长,2016年2月任通辽市委常委、科尔沁区委书记,2020年3月9日任通辽市委常委、统战部长,3月19日被宣布审查调查。

2018年7月3日,《内蒙古日报》发表了《担当作为情在民——记通辽市委常委、科尔沁区委书记曹文敏》的文章,文中称:曹文敏经常对党员干部们说:“我们的权力是群众赋予的,我们应该用好这些权力,投入更多的精力,为百姓办点实事,这样才能无愧党的培养、群众的信任和自己的良心。”

2018年11月26日,《经济日报》刊发了《内蒙古通辽市科尔沁区委书记曹文敏——科尔沁大地的“开路人”》的文章,文中称:“有着33年工作经历、拥有27年党龄的曹文敏,在重大原则问题上、在重大考验面前从不含糊,坚定党的原则和信念。认识他的人都说曹文敏是一个铁骨铮铮的共产党人,一身正气的领导干部。”

文中写道:多年来,经曹文敏经手的项目无数、资金无数、干部无数,但他从来没有为自己谋过一分钱私利。调任科尔沁区后,曹文敏廉洁本色从未改变……企业上门“答谢”,他始终严守廉洁底线,坚决拒之门外。曹文敏还曾多次告诫各部门主要负责同志,“任何人打着我的旗号去办私事,你们都不要理,谁办了就严肃追究谁的责任”。他还时常提醒身边的工作人员和家人,“严禁任何人打着我的旗号办私事、谋私利”。

“‘功成不必在我,事业不能无我。’曹文敏以不忘初心的坚韧,将担当写在科尔沁的大地上。”文章最后写道。

就职仪式上再做廉政表态

今年3月9日,通辽市委统战部召开全体干部大会,宣布自治区党委组织部关于人事任免的决定:曹文敏同志任通辽市委统一战线工作部部长。曹文敏在当天的表态发言中说,完全拥护、坚决服从自治区党委和通辽市委的决定,一是坚决做到讲政治,守初心,二是坚决做到勇奋斗、敢担当,三是坚决做到守法纪、重廉政。

曹文敏(左侧中)在做表态发言(图片来源于通辽发布)

曹文敏说,要常修为政之德,常怀律己之心,带头执行中央八项规定及其实施细则精神以及廉洁自律各项规定,清清白白做人,干干净净做事,任何时候都不踩红线、不碰高压线。坚决担起全面从严治党政治责任,严格履行“一岗双责”,抓班子、带队伍,严格执行政治纪律、组织纪律、廉洁纪律、生活纪律,带头营造风清气正的良好政治生态。

10天之后的3月19日,内蒙古自治区纪委监委发布消息称,通辽市委常委、统战部部长曹文敏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。而在10月16日的通报中,纪检监察部门特别提到他“严重破坏了当地政治生态”,与他今年3月9日“带头营造风清气正的良好政治生态”的表态可谓大相径庭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曹文敏是近十几年来落马的第四任科尔沁区区委书记,其他三任分别为辛金山(2002年4月至2004年1月在任)、严洪波(2008年12月至2010年9月在任)、高忱(2012年2月至2016年2月在任),曹文敏当初就是接的高忱的班。

辛金山是在曹文敏今年3月19日落马当天被提起公诉的,7月20日,乌海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了通辽市委原常委、政法委书记辛金山涉嫌受贿罪、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、非法持有枪支罪一案,鉴于案情重大复杂,法院未当庭宣判。【资料来源: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、经济日报、内蒙古日报、潇湘晨报等】

新闻推荐:


敛财过亿、包养两个侄女与其乱伦?曾被千人送别的网红书记落马,人设崩得稀碎

在江西政坛,史文清和上下级之间的日常就是“飙戏”。

9月21日晚,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: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史文清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。

消息一出,人们唏嘘不已。

这位普通工人出身,走上仕途后辗转4省份、官至副部级的“网红书记”,终究还是没能经受住考验。

而将史文清推至风口浪尖的,是去年底的一封举报信。3位企业家纷纷站出来实名指控他,包括索要巨额贿赂、儿子充当洗钱工具、与侄女乱伦等。举报信中不仅写了大量细节,还晒出了不少票证。

如今回头看当年他从赣州离任时,千人打着横幅相送的场面,“老太送蛋、老汉敬酒、小女孩含泪送花生”,仿佛就像是一场自导自演的闹剧。

论官场“戏精”,史文清真可谓行家里手。

“千人送别”,大型翻车

在江西执政期间,史文清的显著风格之一就是“说得好听”。

参加网络听诉问政在线访谈活动,他会用一句“请网友尽管大胆‘拍砖’,放心‘灌水’”作为开场白,瞬间搞热气氛。

他专门撰写长篇散文赞美赣南,还表示赣南的穷困令他“寝食难安、夜不能寐”,并指出有人不支持他说出实情,但他顶着压力,“即使冒风险,也要说真话”,只为造福一方百姓。

·史文清撰写的散文截图

如此“生动细腻”的表述,为史文清快速立起了“亲民、爱民”的人设,这曾经打动了不少人。然而言行不一,难免就有“翻车”的时候。

2014年,质疑声已经逐渐在坊间响起。

当时,赣州老城区不少地方进行改造,其中包括一条商业街,名为文清路。当地民众议论纷纷,甚至怀疑文清路能够得到改造,就是因为跟史文清同名。

而史文清则“打太极”回应称,“来赣州工作是一种福分,碰巧与赣州文清路同名,看来与赣州的缘分还真不浅”。

显然,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问题,甚至在“戏精”之路上越跑越远。

直到2015年,他从赣州离任之际,出现了轰动一时的“千人相送”名场面。

据《南方都市报》报道,在一篇《史文清深情话别赣州:我永远是个赣南老表》的图文微博被大量转发后,一则记录上千名群众为史文清送别的《挥别赣南》H5页面也在网上刷屏传播。画面中是史文清离开赣州时的场景——

有村民拉着“文清书记辛苦了,瑞金华屋人民感谢您”的横幅↓↓

有老太提着一筐鸡蛋,还有老者为其敬酒,据称“(史文清)眼噙热泪,一饮而尽”↓↓

当时,参与送别的人表态:活动是自发组织的。赣州市宣传系统一名不愿具名的工作人员也称,史文清离开较突然,并未公开通知,群众是从他在赣州居住地附近的居委会得到离开时间的,最终决定组织送别。

但人们对这番解释并不买账。

中国青年网随即发表评论质疑:“一个居委会的覆盖面积能有多大?这里可有群众是得到消息后,坐了3个多小时的汽车赶来送别;更有群众是提前一天赶到赣州,在宾馆住了一夜,然后才在早上5点多赶到现场的。”

那一次,“戏精”史文清第一回尝到了身处“大型翻车现场”的滋味。

和上下级疯狂“飙戏”

年轻时的史文清或许不会想到自己会走上从政之路。

1954年出生的他,是辽宁法库人、蒙古族。17岁那年,他成为了吉林省哲里木盟一个加工厂的普通工人,工作8年后才被调入哲里木盟委办公室调研室当干事。

哲里木盟划归内蒙古后,史文清得以进入内蒙古官场。从共青团哲里木盟委书记到自治区监察厅人事处处长、办公室主任,再到自治区政府调研室副主任(副厅级),每隔几年,史文清就能“上一个台阶”。

1994年,史文清进入中央任职,担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副局级秘书。次年,他又调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研究室副主任(1996年10月明确正局级)。

之后,从1998年到2007年,他在黑龙江政坛深耕近10年;2007年底,他转战江西,并于次年初升任江西副省长。

在江西政坛,史文清和上下级之间的日常就是“飙戏”。

当时,全国政协原副主席、江西省委原书记苏荣大搞家族式贪腐,其子苏铁志在其中扮演了极为重要的角色。

史文清为了“抱大腿”,在2011年初至2012年期间,帮苏铁志给一家公司在土地整理项目中“大开后门”。随后,该公司法定代表人谢建国给苏铁志送上了1200万元“红包”。

苏铁志对史文清的“捧场”表现十分满意,于是将情况告诉苏荣。就这样,史文清得到了苏荣的青眼。

史文清和下属之间的“戏码”更是令人喷饭。

据《南方周末》报道,史文清担任赣州市委书记时,曾不发通知突击到下属于都县调研。到于都后,他让秘书给时任县委书记胡健勇打电话问其在哪里,身在外地的胡健勇谎称自己在办公室。

史文清说:“那好,你用你办公室的电话马上给我回个电话。”谎言当即被戳穿,两人从此心生罅隙。

之后,胡健勇指使自己原来的司机等人,通过电子邮件、手机短信、匿名书信、知名网站发帖等方式,攻击史文清用人不公。没成想,胡健勇反而因此引火上身,被查出贪污受贿,2012年被判处无期徒刑。

2年后,苏荣也落马,法院称其敛财超1.16亿元,判其无期徒刑。

而踩着钢丝在上下级之间游走“飙戏”的史文清,悬着一口气终于等来了自己的退休生活。2018年1月,他正式卸任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一职。

一封惊人的举报信

但史文清的安稳日子没能过太久。

2019年12月18日,一篇题为《一位副省级高官的敛金术和多面孔》的自媒体文章掀起舆论风波。

该文提及,有3名来自不同地方的企业家,分别对史文清进行实名举报,称其在赣州主政期间索取贿赂,包括价值2000万元的黄金以及指定账户结汇的1.32亿元现金。

·《一位副省级高官的敛金术和多面孔》文章截图

文中还直指史文清将儿子作为敛财渠道和洗钱工具,强硬要求一位企业家必须在拍卖会上“拿下家昌(史文清儿子)的画”,并表示“父子两人,以书画艺术家身份示人。但在业界,对其作品极为不屑。”

更惊悚的是,文中称史文清强暴过胞兄之女,还将自己夫人的两个亲侄女发展为情妇,扶持她们名下的公司收割财富……

该文刷屏的第二天下午,史文清向澎湃新闻独家回应称,“也是昨天晚上(看到举报文章),在这里我不多说了,所有的都是诽谤造谣,我现在正在给组织作(写)一个说明。”

不过看样子,史文清准备的“说明”并没能向组织自证清白。

现在,随着靴子落地,那封举报信中究竟有多少是实情,一定会逐步水落石出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史文清是赣州市落马的第二个市委书记。在他之前,担任赣州市委书记的是曾向令计划行贿的潘逸阳。史文清没有吸取落马前任的教训,反而自我陶醉在营造出来的“千人送别”的场景中无法自拔,拿“飙戏”当本事。

他的“靠山”苏荣落马后,江西反腐逐渐推进到纵深阶段,后续已有许爱民、莫建成等多位副省级干部被查。

路漫漫其修远兮,反腐之路也是如此。如今,正风反腐之剑越磨越亮,史文清这样的官场“戏精”终将无处遁形。

特别声明:以上内容(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)为自媒体平台“网易号”用户上传并发布,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。




(责任编辑:史建磊_NBJ11331)







推荐资讯